与澳经济合作源自天然
2020-07-23 20:1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五是利于加速我国全球战略伙伴关系网络建设,提升全球战略伙伴关系水平,并且“以点带面”盘活整个外交全局。

印尼地处印度洋与太平洋交汇处,坐拥马六甲、龙目、巽他海峡等海上战略通道,是沟通亚洲和大洋洲、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通枢纽,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联通大洋洲、欧洲和非洲等地区的关键节点。印尼是东盟最大经济体,人口多,发展潜力大。印尼作为东盟创始成员国,在东盟一体化建设和东亚合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印尼还是g20成员国、万隆会议十项原则的重要发起国之一,是亚非新型伙伴关系、七十七国集团、伊斯兰会议组织等国际/地区组织的倡导者和重要成员,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发挥独特作用。目前,中国与印尼关系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两国就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达成重要共识。印尼的“全球海洋支点”战略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高度契合,目前两大发展战略对接顺畅,两国同意携手打造“海洋发展伙伴”。

地处东亚、东欧、中东和南亚的十字路口,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中心区域,是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互联互通的中心枢纽。哈作为中亚区域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在亚信会议、上海合作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独联体等区域性组织具有重要影响。中哈经济互补性强,利益契合度高,战略对接顺畅。中哈在互联互通上各有所需。哈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希望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从中国获得更多的出海口,拉近与世界的距离;中国则希望通过完善大陆交通路网,利用哈萨克斯坦的过境优势,更安全稳定地进出口产品。

于南亚、中亚与中东的交接处,位居区域地缘核心位置,既是中国进入中东的陆上通道,也是中国进入印度洋(尤其是波斯湾)的前进基地,对于我国破解“马六甲梦魇”,加强中国西部的发展稳定至关重要。巴基斯坦人口多,发展潜力、市场潜力巨大。巴基斯坦是中国唯一的“全天候全方位战略合作伙伴”,两国政治高度互信,安全合作极为密切,经济往来发展态势良好。巴方希望通过加大“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共同加快推进“丝绸之路复兴背景下的和平发展”。目前中巴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方面已经取得重大进展。瓜达尔港建设的全面铺开将为我国海上战略支点建设提供很好的示范作用。

完善以推进包容为核心的文化交流合作机制,优化文化交流内容,推进跨文化沟通,聚同化异,努力弥合双方因文化、制度、法律等方面差异带来的障碍。建立完善收益共享、风险共担机制,打造利益共同体。建立共同责任制,合作双方共同对员工负责、对企业的未来负责,以赢得当地尊重。建立完善共建共管机制,推动企业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发挥当地企业了解当地政策、法律、税务,易于与当地沟通协调等优势,更加高效地推动战略对接、管理一体、技术协同、渠道共享,推动平台、人员、经营模式以及融资的本土化。

二是利于集合资源用于与相关战略支点国家进行全方位的战略对接,增强战略对接的吸引力,提升相关国家对接“一带一路”的意愿。

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依托,六大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的关键工程。当前,应从宏观上谋划中巴、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建设。六大经济走廊由于地理区位、资源禀赋和发展特色的差异,在发展重点上应各有不同,体现相对独立性。同时它们犹如6只翅膀,又要彼此呼应、相互联动,形成蝴蝶效应。重点领域建设应在研究分析不同支点国家优势、薄弱环节的基础上,着力发挥各自优势或互补性强的领域。对于发展基础比较薄弱的支点国家重点推动干线通道、重要港口、关键口岸、基础网络、产业合作园区等方面的合作建设。对于经济发展水平比较高的支点国家,应将金融、电信、高技术产能等领域合作作为重点,学习借鉴他们的成功经验,并且借用其平台,为中国企业走出去、人民币国际化等创造条件。推动重要标准建设,应发挥我国作为国际标准化组织常任理事国和技术机构负责人的优势,建立沿线国家,特别是支点国家标准合作长效机制,探索形成沿线国家认可的标准互认程序和工作机制,推进标准互认。鼓励各行业实质性参与相关专业性国际、区域组织的标准化活动。发挥骨干企业积极性,推动重点领域、重点行业和重要产品、重要技术等方面标准的国际化。

一是战略位置突出。处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能够发挥枢纽作用。

三是参与意愿强烈。双方互有优势、互有需求、互为机遇,战略契合度高,易于进行战略对接。

二是辐射能力强。人口基数、经济体量较大,在区域有比较强的辐射、影响能力,或者能发挥示范作用。

加强推进与战略支点国家共同筹建国际合作银行、货币交易中心,实现总部级金融机构、功能性金融机构、外资金融机构及新型金融机构加快向战略支点国家集聚。推动研究结算清算、信用担保、风险分担等方面的合作。推动金融资本、产业资本和智力资本三种资本联姻。建立人民币债券发行、交易和流通平台,优先支持战略支点国家在我国金融市场发行人民币债券。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要区分功能,各有侧重,给予战略支点国家优先金融支持。

战略上的契合利于长远。战略对接既利于有效破解一些国家、一些人污称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是借经济的“糖衣”,投下政治、军事的“炮弹”这一质疑,也利于扎牢利益共同体,规避经济和政治风险,保证中国战略投资的安全。应围绕双方做什么、什么时候做、谁去做、为谁做、在哪里做,如何做、成本如何、效果如何,也就是“5w+3h”推动战略对接,制订路线图、时间表。当前,应重点推进与韩国的“欧亚倡议”“丝绸之路铁路快运”和“东海沿岸海洋共同体”,与蒙古的“草原之路”,与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与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与印尼的“全球海洋支点”、与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与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与欧洲的“容克计划”、与英国的“北方经济引擎”计划等进行战略对接。

泰国是连接东盟6亿多人口大市场的天然交汇点,区位优势得天独厚。泰国经济体量、市场规模较大。中国是泰国最大贸易伙伴、最大进口来源地和最大出口市场,泰国是中国在东盟的第四大贸易伙伴。泰国对接“一带一路”欲望强烈,希望借助“一带一路”极大提升泰国作为东盟互联互通枢纽的地位,是从陆海两个方面主动与我进行战略对接的重要国家。目前泰国正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地区互联互通和泛亚铁路网建设。

战略支点国家是指在国与国关系中对于实现某个国家重要战略目标具有关键意义、起重要支撑作用的相关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战略支点国家则是指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关键意义、起重要支撑作用的相关国家。精心选择战略支点国家对于高效有序地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优先推进战略支点国家战略合作,应重点围绕推动战略支点国家“五通”建设,努力推动资金流、技术流、产业流、人才流“四流归一”,寻求合作最大公约数,实现利益高度契合。

一是利于将有限资源集中用于战略支点国家,提高资源配置效率,避免因齐头并进而导致资源分散。

地处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南端,处在欧洲和亚洲的交汇地带,是连接欧亚非的战略要地,是进入东南欧和东地中海地区新兴市场的理想地点,是从南部、中东和远东到欧洲的门户,也是串联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的重要支点。希腊作为欧盟中较弱的发达国家之一,经济基础较薄弱,工业制造业较落后,是欧洲本轮债务危机最严重的国家,对中国资金渴求度高。希腊拥有完善的海陆空交通网络,在海运业、船舶制造等领域具有突出优势,而且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意愿强烈,期待成为中欧贸易间的“桥头堡”。

位居欧亚国际货运主航线,在转运、中转和补给等方面具有天然优势,对于加强中国在印度洋的地位具有重要作用。斯里兰卡是亚太地区最具吸引力的投资地之一,中国元素无论从经济还是地缘政治上都已经深深植根于斯里兰卡,中斯关系有波动但不会有波折。中国作为斯最大的投资国,是拉动斯经济发展最强劲的外部动力,因此,斯积极回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并且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中斯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亚投行等框架内合作,将有利于斯实现其国家发展战略目标。

地处欧洲中西部,陆地东、西、南三面与9国接壤,是欧洲邻国最多的国家,北临北海和波罗的海,是连接亚欧大陆的经济大走廊,辐射力强。德国是高度发达的工业国家,经济体量大,发展水平高,市场容量大,在世界有重要影响,在欧盟居于领导地位。中德建立了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德国认为“一带一路”为中德两国深化合作开启了机遇之窗。德国明确欢迎中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是发达国家中第一个公开支持“一带一路”的国家,也是继英国之后,第二个要求加入亚投行的欧洲国家。中德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贸易自由化、通关便利化,以及国际产能合作、生态环保等方面合作潜力巨大。

“一带一路”建设倡议提出以后,有60多个国家表达了参与意愿。这60多个国家在人口数量、经济规模、战略位置、辐射能力、安全状况,以及参与意愿等方面各不相同,而我国则在人力、物力、财力和精力上都是有限的。在这种情况下,要高效率、高起点、低风险地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就应该精心选择战略支点国家优先推进,然后以点建线,以线带面。

地处欧洲东西交汇处,地理位置优越,区域优势明显,目前多条国际铁路、公路贯穿全境,渝新欧、蓉欧、苏满欧、汉欧、郑欧等多条铁路货运线路经过或抵达波兰,并辐射整个欧洲大陆。波兰是中国在中东欧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中东欧国家中唯一一个加入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中国是波兰在亚洲地区最大贸易伙伴,还是波兰第三大进口来源地。波兰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一环,非常重视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认为这一倡议将给波兰带来巨大发展机遇,波兰愿意将“一带一路”倡议同波兰国家战略对接,愿意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居于一个中心位置,希望以波兰为枢纽,规划打造新的物流线,建设辐射中东欧的物流中心,并为推动中欧以及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的“16+1”合作提供动力。

地跨亚欧两洲,连接黑海和地中海,位于连接欧亚非三大洲的十字路口处,是亚洲通往欧洲的重要门户,地理位置和地缘政治意义极为重要,是推进“一带一路”至关重要的节点。土耳其是中东第一大经济体,又是继金砖国家之后又一蓬勃发展的新兴经济体,在国际社会享有“新钻国家”的美誉,经济发展潜力巨大。中国企业深度参与包括安伊高铁在内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两国具有坚实的合作基础。具有对接“一带一路”的强烈政治意愿和民意共识,将积极融入“一带一路”作为发展对华关系的重大方针,其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化和产业升级的迫切需求,与中国高铁、核电等优势产能也十分契合。

四是利于加快推进重点领域、重点项目、重要节点、重要枢纽建设,尽速取得成果,发挥示范作用,撬动与其他相关国家战略上的对接。

对外援助应进一步优化援助结构,突出重点领域,新增对外援助资金应主要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周边国家倾斜,特别要向战略支点国家倾斜,将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发展相对滞后的重要战略支点国家作为重点援助国。援助的重点应紧紧围绕“五通”展开。在设施联通上,重点用于公路、铁路、港口、能源、运输线路、电信、网络等领域。贸易畅通上,重点用于利于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利于国际产能合作,利于重要产业园区建设等方面。民心相通领域,应创新援助方式,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重点援助战略支点国家推进民生项目,如扶贫减灾、职业教育、农业发展等能使受援国民众直接受益的领域。

“一带一路”建设涉及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北非、独联体及高加索地区、东欧、中欧、南欧、西欧,以及大洋洲等10大区域,建议在每一区域选择1~2个国家作为战略支点,精选以下15个国家作为优先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支点国家。

发挥好官方平台的作用,特别要发挥好现有各种地区机制作用,功能互补,有机衔接,相互促进,联手推进。比如,亚欧会议作为推动亚欧两大洲之间建立促进增长的新型、全面伙伴关系的重要平台,也可以成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平台。再如,可以发挥中国和中东欧地区领导人会晤机制、中国和中东欧经贸合作论坛、中国和中东欧国家关系研究基金等平台作用,促进中国与中东欧地区在“一带一路”战略对接方面开展多领域交流、多层次合作。努力打造民间平台,组建“一带一路”产业联合会,为政界、商界、学界、媒体领袖、青年群体、社会公众搭建对话交流合作的平台。推动大数据、云计算的应用,组建开放性、包容性、国际化的“丝路网”,整合信息资源、项目资源、园区资源、法律资源、政策资源,为沿线国家政府、企业、个人提供多种类型的优质服务。

在东亚外交格局中具有独特地位,在平衡美国东亚盟友体系中具有特殊作用。两国建立了高水平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宣布努力成为实现共同发展的伙伴、致力地区和平的伙伴、携手振兴亚洲的伙伴、促进世界繁荣的伙伴。两国经济依存度高,韩国经济体量大,消费能力强,市场广阔,对我国经济有重大影响。两国战略互动频繁,韩国提出的“欧亚倡议”“丝绸之路铁路快运”和“东海沿岸海洋共同体”概念与“一带一路”倡议易于战略对接。

三是利于提升与相关战略支点国家的利益契合度,强化政策默契,加速利益融合,避免战略风险。

四面环海,位于南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国土覆盖整个大陆的国家,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大洋洲最重要的节点国家。澳大利亚作为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是南半球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中澳经济互补性强,与澳经济合作源自天然,潜力巨大。澳希望两国通过共享各自在市场、资本、资源等领域的优势,开启充满跨境商贸机遇的新时代,希望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目前,中澳自贸协定生效,人民币清算行花落悉尼,澳大利亚还是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在推动中澳贸易、人民币国际化和中企“走出去”等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蒙古是“一带一路”北线的重要支点,也是中俄蒙三国经济走廊的中心节点,是通往俄罗斯重要经济区域的捷径。十八大后两国高层互动密切,2014年两国宣布将战略伙伴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蒙古对我经济依赖不断加大,中国是蒙古最大贸易伙伴,是蒙古外国直接投资主要来源国之一。蒙古对“一带一路”倡议反应积极,蒙古希望中方将“一带一路”同蒙方的“草原之路”倡议、俄方的跨欧亚大通道建设有机结合,借助中国的资金实力发展蒙古经济。

俄罗斯地跨欧亚两洲,北邻北冰洋,东濒太平洋,西接大西洋,西北临波罗的海、芬兰湾,是我国最大邻国,也是中国北部稳定、战略西向最需协调的国家。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断深化,两国关系保持高水平运行,两国在联合国安理会、20国集团、金砖国家、东亚峰会、世界贸易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等多边组织战略协作密切。俄是重要的能源资源生产国,中国是最大的能源资源消费国。两国经济互补性强,合作空间大。在西方经济制裁下,俄对我经济依赖会进一步加深,这将强化俄东向战略,进一步拓展中俄合作空间。俄对“一带一路”倡议从疑虑走向主动对接。俄制定了专门针对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发展的战略纲要和规划,提出“跨欧亚发展带”构想,对接“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

五是安全系数高。国内政治经济比较稳定,遵循基本的、具有共识的国际规范,可以保证我国的巨大投入获得长期稳定的收益。

地处亚非欧三大洲交通要冲,扼有苏伊士运河航运要道,一脚踏三州、跨两海两洋,作为“一带一路”西端交汇地带的区位优势突出。埃及是中东、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发展空间大。埃及是中阿、中非合作论坛机制的重要成员,在中东北非有重要影响,埃及的地位有助于协调和推动中国与中东北非国家的交流与合作。中埃经济互补性强,产能合作潜力大,埃及对共建“一带一路”意愿强烈。目前,中埃建立了政府间产能合作机制,签署了中埃产能合作框架协议,涉及交通、电力等重点领域的15个产能合作优先项目,有利于与中国先进产能实现对接。

六是利于改善我国在国际体系中的战略态势,增强我国外部环境的确定性,进而提高我国在国际体系中的影响力。

四是双边关系高水平。有比较成熟的沟通协调机制,有良好双边经贸关系,利益融合度高,在战略利益上和中国不存在直接的、涉及国家根本利益的冲突。

位于欧洲大陆西北面的不列颠群岛,位居欧洲大陆最西端,是“一带一路”的西向顶端。英国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体量大,发展水平高,消费潜力大,是我国开拓市场和开展产能合作的理想场所。英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英联邦元首国,欧盟、申根公约和八国集团成员国,北约创始会员国等120个国际组织的重要成员国,具有世界性重要影响,在欧盟和英联邦更是具有关键性作用。伦敦是世界著名金融中心,可成为中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国际金融秩序治理的重要平台。英国对“一带一路”兴趣浓厚,并且不顾美国的反对,率先加入“亚投行”,以实际行动表达强烈意愿,在发达国家、英联邦发挥了很好示范作用。英国的加入也使“一带一路”从内涵到外延、从领域到地域进一步得到拓展。

加强与战略支点国家在人力资源开发、技术等方面的合作,加大“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国家来华留学、培训的力度。打造高端留学项目,在战略支点国家培养知华友华人士。开展对战略支点国家政府官员,特别是战略支点国家外交使节的专题培训,加深他们对“一带一路”的了解,减少猜疑和提防。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oxgqmz.com.cn 版权所有